經濟觀察
運營管理

2011中國經濟形勢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進而引發全球金融危機,2008年9月,金融危機失控,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相應的,中國經濟遭遇到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沖擊。200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按當年價格計算)31.68萬億,GDP增長9.6%,增速較上年大降4.6個百分點,為2003年以來新低。2009年GDP增速繼續下滑到9.2%。

凈出口貢獻大幅下降。從三大需求來看,投資貢獻上升,資本形成總額對GDP貢獻率47%,較2007年大幅提高4.6個百分點,拉動GDP增長4.5個百分點;消費貢獻明顯提高,最終消費支出貢獻率44.2%,拉升GDP增長4.2個百分點;凈出口貢獻大幅回落,貨物和服務凈出口貢獻率8.8%,回落9.2個百分點,拉動GDP增長0.9個百分點。綜合來看,出口增速大幅回落,拉低GDP增速。從2009年數據來看,更清楚。2009年,GDP同比增長9.2%,其中貨物和服務凈出口貢獻率為-37.4 %,拉低GDP增速3.5個百分點。

二次產業占比下降。從三次產業來看,2008年三大產業增加值占比分別為10.3%、46.8%、42.9%,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占比較上年下降0.1個百分點,第二產業提高0.1個百分點,第三產業保持不變,三大產業總體上保持了平穩態勢。但是到2009年,金融危機沖擊明顯顯現,工業占主導的第二產業增加值占比下降1.1個百分點,第三產業則提高了1.5個百分點。

失業增加,居民收入增速放緩。2008、2009年城鎮登記失業率4.2%、4.3%,處于較高水平,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減緩,分別為14.47%、8.83%,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分別增長14.98%、8.25%,均顯著低于2007年水平。

2008年后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主要原因是出口需求引擎失速。從支出法看,2001-2007年期間與2008-2013年期間中國GDP增速下降的最主要組成部分是凈出口對GDP增速貢獻下降。后期GDP平均增速較前期下降了1.81個百分點,其中僅是凈出口對GDP增長的拉動就下降了1.74個百分點,解釋了平均增速下降的96%。

此外,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也是原因之一。基于經濟增長核算框架研究認為,中國2011-2015年期間的經濟增速為7.19%,2016-2020年期間的潛在經濟增速為6.08%,經濟增速的下降來自于資本和勞動力積累速度放慢和全要素生產率增速的下降。

2003年以后中國經濟持續上行,到2007年,由偏快轉向過熱的趨勢進一步加劇,流動性過剩、通貨膨脹壓力加大等問題相繼暴露。2008年的危機沖擊以及此后政策的強刺激政策帶來了嚴重后果,包括:

加劇產能過剩。2008年金融危機后,中國經濟率先反彈,主要是靠了兩條措施:一是投資需求的劇烈擴張來對沖出口需求的急劇萎縮,二是接近10萬億元的信貸大投放。危機之前,中國經濟已經在長期積累下形成了產能過剩的基礎,而投資需求的劇烈擴張雖然拉動了經濟回暖,但是到了產能集中釋放期,原有的產能過剩不僅不會緩解,反而更加激化。目前中國整個的設備利用率已經低于75%,而且有相當一部分行業的設備利用率已經下降到60%,甚至到了50%的水平。而一般正常的設備利用率是在85%的水平,如果下降到75%時就已經處于非常危險的水平。

銀行壞賬隱患。投資擴張中使用了大量的銀行貸款。例如,在2010年為了刺激經濟復蘇,許多項目上馬甚至允許資本金為“零”。大量以地方政府平臺為主體建設的項目,本來就是由于產能過剩和環保等其他問題在“十一五”規劃時未獲批準,為了刺激經濟卻在2010年都通過了,而且允許這些項目大量使用貸款,到了項目投產時由于沒有市場需求,就難以形成還本付息能力。

房地產泡沫持續膨脹。2008年以后,中國的資產價格持續上漲,已經形成巨大的泡沫,這個泡沫目前主要聚集在房地產行業中。中國的城市建設和房地產投資把銀行業、地方政府、財政稅收、大型央企和國企都串在了一條線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旦房地產泡沫破裂,國民經濟將出現極大風險敞口。

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隱患四伏。中國近十年來發展多依靠投資拉動,很多都依靠舉債,尤其在金融危機爆發后,地方政府債務激增。審計署公布的數據顯示,到2013年6月底,我國中央和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債務分別為9.8萬億和10.9萬億。到2014年底,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從10.9萬億提高到16萬億,增長幅度達到46.8%。總體上看,債務增長快,還款付息成本高,財政壓力較大。

為了有效應對危機,中央政策采取了典型的凱恩斯主義政策,積極財政政策疊加寬松的貨幣政策,擴大國內需求。客觀的說,擴大內需政策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短期內穩住了中國經濟形勢,避免了大規模失業現象的蔓延,保證了中國社會基本穩定態勢。把當前的經濟困難歸咎于4萬億基礎設施投資,不負責任。且不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就采取了增發國債,帶動銀行投資的政策;而且這種做法一直持續到本屆政府主政前。目前鋼鐵、水泥行業大量的落后、過剩產能,不應歸咎于中央政府的基礎設施投資。這些問題出現的真正原因,是地方政府追求GDP的盲目沖動,以及房地產泡沫的虛假需求,而中央政府的責任,只是對此缺乏行之有效的約束能力。

關于我們:

宏觀經濟智庫,倡導理性之美。點滴記錄中國宏觀經濟走向,精選高層關注與憂慮問題,提供宏觀經濟圈、戰略圈智庫人士觀點交鋒。(文圖啟智傳道,如有侵權,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出處經濟管理網 » 2011中國經濟形勢

相關推薦

    江苏十一选五的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