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觀察
運營管理

意大利 經濟危機 原因

文|潘向東、劉娟秀、鐘奕昕

摘要

意債危機引發全球資本市場震蕩

意大利組閣失敗,市場避險情緒飆升,意大利國債遭受打擊,5月29日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漲幅超10%,自2014年6月以來首次突破3%。由于意大利銀行持有大量意大利國債,意大利銀行股指數5月29日低開3.4%,觸及13個月新低,跌幅隨后擴大至5.2%。意大利FTSE MIB指數跌至2017年8月以來新低。受避險情緒影響,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降至0.20%左右,英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降至1.24%左右,歐美股市普跌。2018年5月29日美元指數升至94.42,創近6個月新高。金價攀升,5月29日盤中倫敦現金最大漲幅近0.6%。

意債危機的直接原因是政局不穩

北京時間5月28日,意大利五星運動黨和聯盟黨推薦“疑歐派”經濟學家Paolo Savona為經濟部長候選人,但遭到意大利總統Sergio Mattarella的拒絕。在該提名被否決后,新總理人選Giuseppe Conte決定放棄籌組新政府,意味著此次兩黨聯合組閣失敗。意大利可能重新面臨大選,根據最新意大利SWG民調顯示,五星運動黨支持率為29.5%,而北方聯盟支持率漲至27.5%,重新大選帶來的結果仍未可知。意大利政治局勢不穩導致的負面沖擊在短期內難以迅速消退,對世界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影響或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意債危機的根本原因在于債務高企

意大利債務危機的根本原因在于債務高企。3月末意大利公共債務為2.3萬億歐元,債務和GDP比例為132%,僅次于希臘,為全歐洲第二高。債務高企的主要原因是高福利、高失業率。3月意大利失業率為11%,歐盟青年失業率中意大利位居第三,僅次于希臘和西班牙。意大利經濟低迷加劇了債務風險。2018年一季度,意大利GDP同比增長1.4%,低于前值的1.6%;意大利GDP環比增長0.3%,低于前值的0.31%。不過雖然意大利債務問題很嚴重,但是不至于引發如希臘般劇烈的債務危機。如果意大利債市危機嚴重惡化,甚至引發西班牙、葡萄牙等國也爆發債務危機,歐元區可能出手相救。

政局不穩拖累歐洲經濟復蘇

2018年政治不穩定卷土重來將會影響歐洲經濟復蘇。雖然短期內意大利脫歐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意大利政局將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保持震蕩。除了意大利政治危機外,歐洲其他國家還面臨企業政治不確定性。6月1日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將面臨不信任投票,該國政局前景不明,另外,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也將持續攪動西班牙政壇。英國脫歐未見實質性進展,導致企業推遲投資決定。歐洲政治不確定性短期內將通過避險情緒導致資本市場震蕩,中長期內會通過對投資、消費產生的影響,進而影響歐洲經濟復蘇步伐。政局不穩和貿易保護主義加劇可能使歐洲央行推遲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

美元走強,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增加

此次意大利政治危機爆發之后,美元作為避險貨幣走強,2018年5月29日美元指數升至94.42,創近6個月新高。4月以來美元指數已繼續走高,原因主要是世界經濟分化,美國相對歐日經濟形勢良好。政府不穩定,加上美歐貿易摩擦,可能會使歐洲經濟復蘇放緩,美國相對歐洲的經濟優勢或將繼續保持,美元指數可能繼續走高。歐洲政治不確定性導致的美元需求增加會導致離岸美元需求上升,融資成本增加,從而施壓新興市場貨幣。美元走強,人民幣貶值壓力也增加。不過,由于中國經濟比較穩定、貿易順差依然較大,以及資本管制依然存在,出現新興市場那樣的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

正文

北京時間5月28日,意大利組閣失敗,引發市場避險情緒大幅升溫,令意大利國債收益率大幅上行,德國國債、美國國債收益率跌幅較大,歐洲、美國股市普遍下跌,歐元兌美元匯率承壓。

1

意債危機引發全球資本市場震蕩

北京時間5月28日,意大利組閣失敗,意大利政治不穩,政治局勢不確定性增強,以及重新大選的風險刺激市場避險情緒飆升,意大利國債遭受打擊,5月29日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漲幅超10%,自2014年6月以來首次突破3%。由于意大利銀行持有大量意大利國債,意大利銀行股指數5月29日低開3.4%,觸及13個月新低,跌幅隨后擴大至5.2%。意大利FTSE MIB指數跌至2017年8月以來新低。

受避險情緒影響,歐洲內部債券市場分化。一方面,和意大利類似政治不穩、或者債務比較高的國家,如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歐國家,債券也遭到拋售,債券收益率大幅上升。但同時,資本流向了德國、英國等經濟基本面比較好的國家,這些國家的債券收益率大跌。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降至0.20%左右,英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降至1.24%左右。

另外,受市場恐慌情緒影響,歐洲股市普遍下跌,德國、法國,英國股市均走低。資本流向美元避險資產,歐元對美元貶至1.1624,創2017年12月以來新低。2018年5月29日美元指數升至94.42,創近6個月新高。金價攀升,5月29日盤中倫敦現金最大漲幅近0.6%。美國資本市場也產生恐慌情緒,道指跌幅超過400點,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跌破2.8%。

2

意債危機的直接原因是政局不穩

意大利此次債務危機的直接導火索,主要是政局不穩持續發酵,引發市場拋售浪潮。

北京時間5月28日,意大利五星運動黨和聯盟黨推薦“疑歐派”經濟學家Paolo Savona為經濟部長候選人,但遭到意大利總統Sergio Mattarella的拒絕。在該提名被否決后,新總理人選Giuseppe Conte決定放棄籌組新政府,意味著此次兩黨聯合組閣失敗,意大利未來將面臨重新大選。目前意大利總統Sergio Mattarella任命前IMF官員Carlo Cottarelli擔任臨時總理組建過渡政府。與此同時,五星運動黨認為意大利總統否決“疑歐派”候選人Paolo Savona出任經濟部長一職,已造成一場“體制危機”,并要求彈劾總統。

意大利此次陷入組閣困難的問題,主要是由于傳統的“親歐派”與新興的“疑歐派”之間的斗爭。為了迎合選民,“疑歐派”的政治主張主要有三點:第一,推動歐盟寬減2500億歐元的債務,此舉加大了市場對意大利債務違約的擔憂。第二,拒絕財政緊縮,反而提出國內減稅、增加福利開支等積極財政政策。第三,可能退出歐元區。

意大利總統Sergio Mattarella屬于保守派政客,是傳統“親歐派”的代表,其在最近對退歐問題表示,依附歐元對意大利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選擇。而被推薦的經濟部長候選人Paolo Savona,是一位反對歐元的“疑歐派”經濟學家。自英國脫歐后,下一個被認為可能脫歐的國家便是意大利,加之傾向脫歐的五星運動黨和北方聯盟黨上臺后,意大利脫歐的擔憂更為顯著。而“親歐派”的意大利總統及保守的“親歐派”政客顯然不愿意見到意大利脫歐的局面發生。

此次民粹黨派組閣失敗后,意大利可能重新大選,根據最新意大利SWG民調顯示,五星運動黨支持率為29.5%,而北方聯盟支持率漲至27.5%,重新大選帶來的結果仍未可知。意大利政治局勢不穩導致的負面沖擊在短期內難以迅速消退,對世界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影響或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3

意債危機的根本原因在于債務高企

意大利債務危機的根本原因在于債務高企。根據意大利央行數據,3月末意大利公共債務為2.3萬億歐元,債務占GDP比例為132%,僅次于希臘,為全歐洲第二高。債務高企的根源是高福利、高失業率。3月意大利失業率維持在11%,其中15歲至24歲的青年失業率為31.7%。歐盟青年失業率中意大利位居第三,僅次于希臘和西班牙。意大利經濟低迷加劇了債務風險。2018年一季度,意大利GDP同比增長1.4%,低于前值的1.6%;意大利GDP環比增長0.3%,低于前值的0.31%。

意大利存在高福利及高失業率的同時,民眾又不愿意深入進行改革。穆迪于上周下調意大利的信貸評級前景,原因是意大利的金融狀況存在嚴重受損的風險,結構改革的努力或將徒勞。受經濟低迷、高失業率、貧富差距擴大、難民問題影響,包括意大利在內的多個歐洲國家民粹主義興起。為了迎合選民,此次意大利債市危機,民粹主義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不過雖然意大利債務問題很嚴重,但是不至于引發如希臘般劇烈的債務危機。希臘債務危機之前為了避免道德風險,歐元區不存在救助機制,但是希臘債務危機引發的連鎖反應使歐元區重新審視不救助原則,設立了穩定機制。如果意大利債市危機嚴重惡化,甚至引發西班牙、葡萄牙等國也爆發債務危機,歐元區可能出手相救。

4

政局不穩拖累歐洲經濟復蘇

自今年年初以來,歐元區經濟復蘇持續放緩。歐元區經濟基本面表現較為疲弱,歐元區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長2.5%,較前值下降0.3個百分點;一季度GDP環比增長0.4%,低于前值的0.7%;工業產出月率增長0.5%,不及預期。歐元區通脹持續放緩,歐元區4月未季調CPI年率終值錄得1.2%,歐元區4月未季調核心CPI年率終值錄得0.7%,遠低于歐洲央行目標值。

2018年政治不穩定卷土重來將會影響歐洲經濟復蘇。意大利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政局走向以及是否脫離歐元區,將對歐洲經濟、資本市場的產生重大影響。我們認為意大利民粹政黨的政見可能只是迎合選民,即使民粹政府組閣成功,短期內脫離歐元區的可能性不大。第一,較強的歐元有利于意大利經濟穩定,如果脫歐,市場可能預期意大利貨幣貶值,從而導致資本加快流出,導致經金融危機。第二,歐元信譽為意大利融資提供了便利,脫歐之后,意大利政府及企業在國際資本市場融資將更加困難。第三,意大利長期貿易順差,意大利經濟問題在于高福利、高失業率導致的債務高企,以及民眾不愿結構改革,脫歐并不能解決問題。

雖然短期內意大利脫歐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意大利政局將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保持震蕩。除了意大利政治危機外,歐洲其他國家還面臨企業政治不確定性。6月1日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將面臨不信任投票,該國政局前景不明,另外,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也將持續攪動西班牙政壇。英國脫歐未見實質性進展,導致企業推遲投資決定。歐洲政治不確定性短期內將通過避險情緒導致資本市場震蕩,中長期內會通過對投資、消費產生的影響,進而影響歐洲經濟復蘇步伐。

歐洲央行公布4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歐洲經濟增長面臨的風險大致平衡,但與全球因素有關的風險,包括貿易保護主義加劇的威脅,已經變得更加突出。通脹的上升路徑將逐步推進,仍將取決于高度寬松的貨幣政策立場。為了能夠支撐總體通脹的路徑,在貨幣政策方面保持耐心、堅持和謹慎仍是必要的。政局不穩和貿易保護主義加劇可能使歐洲央行推遲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

5

美元走強,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增加

影響美元指數的有兩個因素,一個是美國相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優勢,一個是避險情緒。由于美國強大的經濟、政治、軍事力量,以及開放的資本市場,美元資產是良好的避險產品。當爆發國際經濟政治危機時,資本一般會流向美國。

和歐洲債務危機時一樣,此次歐洲政治危機爆發之后,美元作為避險貨幣走強,2018年5月29日美元指數升至94.42,創近6個月新高。4月以來美元指數已繼續走高,原因主要是世界經濟分化,美國相對歐日經濟形勢良好。政局不穩定,加上美歐貿易摩擦,可能會使歐洲經濟復蘇放緩,美國相對歐洲的經濟優勢或將繼續保持,美元指數有望繼續走高。

近期阿根廷、土耳其等新興市場出現貨幣貶值潮,一方面因為美元指數走強,另一方面也有經濟增長乏力、通貨膨脹高企、外債較高等自身因素。雖然此次美元走勢走強和新興市場沒有直接聯系,但是歐洲政治不確定性導致的美元需求增加會導致離岸美元需求上升,融資成本增加,從而施壓新興市場貨幣。

美元走強,人民幣貶值壓力也增加。5月29日人民幣對美元突破6.4,達到6.42,創1月中旬以來新低。不過,由于中國經濟比較穩定、貿易順差依然較大,以及資本管制依然存在,出現新興市場那樣的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中國一季度GDP同比增長6.8%,4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房地產投資保持較高增速、民間投資向好,為人民幣匯率穩定提供良好的基礎。通脹方面相對溫和,中國4月CPI同比上漲1.8%,暫不存在通脹過高的風險。

此外,在外債方面,中國外債風險總體可控。截至2017年底,中國的債務率、負債率和償債率分別為71%、14%和7%,短期外債和外匯儲備比為35%,均低于國際公認的安全線。各項債務風險指標表現均尚好,并且中國外匯儲備較為充足,所以美元走強尚不會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影響。

感謝邢曙光對本報告編制所做的貢獻

END

新時代證券宏觀研究團隊

特別聲明

《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證券經營機構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實施指引(試行)》已于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根據上述規定,新時代證券評定此研報的風險等級為R3(中風險),因此通過公共平臺推送的研報其適用的投資者類別僅限定為專業投資者及風險承受能力為C3、C4、C5的普通投資者。若您并非專業投資者及風險承受能力為C3、C4、C5的普通投資者,請取消閱讀,請勿收藏、接收或使用本研報中的任何信息。

因此受限于訪問權限的設置,若給您造成不便,煩請見諒!感謝您給予的理解與配合。

分析師聲明

負責準備本報告以及撰寫本報告的所有研究分析師或工作人員在此保證,本研究報告中關于任何發行商或證券所發表的觀點均如實反映分析人員的個人觀點。負責準備本報告的分析師獲取報酬的評判因素包括研究的質量和準確性、客戶的反饋、競爭性因素以及新時代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整體收益。所有研究分析師或工作人員保證他們報酬的任何一部分不曾與,不與,也將不會與本報告中具體的推薦意見或觀點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系。

公眾號ID:新時代宏觀

轉載請注明出處經濟管理網 » 意大利 經濟危機 原因

相關推薦

    江苏十一选五的任三